Captain Joe 访谈

说到Captain Joe,可能很多中国飞友都不会陌生,Joe是前空客320和现波音747飞行员,通过不断传播飞行知识和航空文化,让他的油管频道大获成功,目前已经拥有超过140万粉丝,simMarket的德语新闻网站simFlight.de编辑Peter Rosendahl近期采访了这位明星机长,以下是访谈正文。

Peter:为什么您要中止牙科技师生涯而转投飞行员职业?

Joe:我生长在一个牙医家庭,深知该专业的优缺点。我觉得牙医行业有些单调乏味,不希望这个职业充斥我的一生,所以我选择了更加令人兴奋的飞行行业。

Peter:柏林航空的破产对您触动很大吗?能描述一下您在柏林航空的最后一个航班吗?

Joe:我记得亲自执飞柏林航空的最后一次落地是落在西西里岛的卡塔尼亚,当时飞机上有我熟悉的组员和两个朋友,所以并没有太多感觉。但当第二天我在油管上听到柏林航空最后一个航班(从慕尼黑到柏林泰格尔)同ATC的对话后,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我意识到我深爱着这家航空公司。

Peter:从320系列窄体飞机改装为747这样的重型宽体飞机,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Joe:一开始我有些担心配平,空客320飞机拥有自动配平功能,飞了8年后我已经十分习惯。但当进入747模拟舱后仅仅2分钟,我又找回了当初学飞的感觉,教员告诉我要像驾驶塞斯纳那样驾驶747。不过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747那巨大的惯性,如果你无法在500英尺离地高度准确地对准跑道中线,那么很可能会导致复飞,320则没有这样的问题,毕竟“船小好调头嘛”。

Peter:您如何看待航空业的未来?毕竟在新冠疫情爆发前,航空业似乎已经陷入了困境,更不用说现在了。

Joe:很幸运,由于我飞的是747货机,所以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相反货运航空在这场疫情中得到了蓬勃发展,也让我比以前更加忙碌了。不过航空业整体恢复还需要很多年。

Peter:您在业余时间还有玩私人飞行吗?您觉得哪类飞机、哪种飞行方式最吸引您?

Joe:我平时仍保持着私人飞行的爱好。平时我更喜欢驾驶小型飞机。我飞过的机型非常多,例如皮拉图斯Porter、比奇空中国王、克里斯蒂安鹰、Extra 300等,但是我的终极梦想:超级马林喷火,仍未实现,不过已经有计划了。

Peter:讲真,经历了这么多年的飞行,您现在走进驾驶舱的心情如何,依旧开心快乐吗?还是仅仅觉得这只是一间拥有美丽风景的办公室?

Joe:如果不再享受飞行,我早就换工作了。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的人生负责。现在我最看重的是每次起落平安,每个航班都有其独特之处,尤其是长程航班。

Peter:我们看到您利用微软模拟飞行制作了一些视频,是什么机缘巧合促使您接触模拟飞行的?

Joe:我有一个好朋友,同时也是一名机务,邀请我到他家玩模拟飞行。我们尝试让一个模拟飞行航班尽量接近真实,包括舱单、乘客登机、ATC、实时天气等等,这次经历让我非常兴奋,以至于我让他帮我搭建一套模拟飞行平台。目前我仍在利用模拟飞行进行程序训练,例如在平时鲜有机会飞行的机场练习进近,视频会上传到油管。

Peter:您觉得对于真飞来说,在家用电脑上进行模拟飞行是否有帮助?以及是否对那些希望进入航空业界的年轻人有帮助?

Joe: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在15年前刚刚开始飞行生涯的时候就拥有这么强大的工具。在我看来,模拟飞行并不是游戏,而是完完全全的训练工具,当然前提是正确使用。所以您可以在我的视频中看到我像真实飞行一样使用检查单。模拟飞行是迄今为止,所有希望进入驾驶舱工作的人们最好的学习工具之一。当然如果没有按照检查单执行程序的话,学习效果会打折扣。

Peter:曾经有一种说法,熟练的模拟飞行玩家本可以在良好条件下降落客机,但却输在不知道如何调整座椅。换句话说:计算机上的模拟飞行仍有其局限性,驾驶舱中的工作量更多也更具体,您觉得模拟飞行还缺少哪些元素?

Joe:我觉得是力反馈!许多年前,我带一个仅有计算机模拟飞行经验的朋友进入737全动舱,他对飞机系统和检查单颇为熟悉,但在飞行时遇到了操纵和配平方面的困难。虽然他能够把飞机降落在跑道上,但那是在我的充分指导下完成的。尽管如此,他从模拟飞行中学到的知识量仍然令我惊讶。

Peter:您的粉丝希望知道您关于星期一激励语的由来。

Joe:我一直在为自己工作,始终在改进和成长。励志书籍无处可寻,这便是这个激励语的由来。

Leave A Reply